第六課:詩十三及二十二的分析

 

 

 

 

 

一、詩十三

 

        1.外貌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短短六節經文,耶和華以三種不同的面貌呈現,句括詩人投訴的對象 (v.1-2);祈求垂顧的對象 (v.3-4);最終得拯救的對象 (v.5-6)。究竟三重身份的轉換,反映詩人什麼的心路歷程?對了解這首詩有何幫助?

 

        2.結構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呼求 (1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陳述苦況 (1-2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祈求幫助 (3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為何神要聽祈禱 (3-5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結束讚美 (6)

 

        3.解釋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在愁苦中,詩人仍然呼叫神的名字「YHWH」,表明詩人明白困境的出路不是自盡或放棄或另投另一個信仰,這與我們一般處理方式十分不同。「YHWH」名字代表關係,直接而毋須奉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向神表達痛苦,正如讚美一樣;是不需掩飾,那怕質問投訴對象是神。當正面去陳述,就是打開困境缺口的開始,能夠及懂得為苦難命名,就知道需要什麼的安慰及幫助,並且能接受我是一個人,會愁苦、無奈、無助、消極、低沈。詩人苦況有三方面:神、自己、敵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針對苦況,詩人向神祈求幫助,「眼目光明」,使生命再有轉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個中原因是免得自己「沈睡致死」,心灰意冷;而敵人自誇打敗了我()。在此,詩人祈求的出路並非外敵消滅,而是校正自己與神的關係,若果神介入,我還懼怕什麼!心思改變,生命焦點也隨之改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於是這往往是哀歌突出之處,在最後的部份向神發出感謝,是困難解決了?抑或是信心的遠望叫詩人在困難之前,叫詩人在困難當前,早已看見勝利的凱歌。的確,詩人有一新向度,究竟是專注困境(v.2),還是神的慈愛及厚恩(v.5);再選擇一次,生命就有所不同(v.6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回到開始的問題,耶和華三個面貌,叫詩人經驗了耶和華三個了不起的形像;神可以投訴;可以向神訴苦;神不是無可奈何,而是樂意拯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4.反省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究竟在苦難中,是我們離棄了神,還是神離棄了我們

 

二、詩二十二

 

        1.外貌

 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  不像一首詩,卻像將兩首詩合而為一 (v.2-21; 23-32),一首是哀歌,另一首是讚美詩。究竟如此的結合,在主題、用字上有否關連,導致有這樣情況出現。

 

        2.結構

 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  呼求及陳述苦況 (v.1-2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表明信靠 (v.3-5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陳述苦況 (v.6-8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表明信靠 (v.9-10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祈求幫助 (v.11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陳述苦況 (v.12-18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祈求幫助+表明信靠 (v.19-21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自己要/邀請別人讚美神 (v.22-23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讚美原因 (v.24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詩人讚美回應 (v.25)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  自己要/邀請別人讚美神 (v.26-27)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  讚美原因 (v.28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邀請讚美 (v.29)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  以祝福回應 (v.29-31)

 

        3.解釋

哀歌

 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  我的神,求你不要遠離我 (v.1, 10-11),開始時不聽我,結束則是答允我 (v.1, 21)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  神的遠離,使詩人尋找倚靠的根源 (祖宗及母親,v.3, 9),在此根源他再一次肯定神是「我的神」,我是「祂的民」。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  而詩人的苦況是被藐視、取笑;被公牛、獅子、犬來攻擊。但透過相反描寫,犬、獅子、公牛,詩人最終發出勝利呼聲 (v.21)

讚美詩

 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  配合上文思路而有所發揮,邀請選民及自己來讚美 (v.22-23, 25),在困苦中也是提到選民及自己 (v.3-5, 9-10);詩人曾被藐視,但神不藐視人 (v.6, 24);詩人曾是困苦人,現在於神面前吃喝並活著;凡此種種,所以選民及詩人自己要讚美神。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  兩幅圖畫訴說同一道理,不論處身那種境況,都要尋找、倚靠神 (v.4, 9, 24-26)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  詩人的遭遇啟發他一個由近至遠認識神的向度,自己、選民、萬國、甚至是已死的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4.反省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  苦難中仍認定神對我們生命說「是」,好叫能歡呼讚美

 

回主頁